1. 优乐娱乐
  2. 动画
    1. 更新时间表
  3. 优乐娱乐
  4. 动漫速递
  5. 轻小说
  6. 图库
  7. 音乐
  8. 群组
  9. 投稿
4399轻小说
gif
  1. 吼,进来这里就是我们的伙伴啦~
  2. 手机上看小说,就在微信小程序搜索4399小说
  3. 欢迎加入4399小说群:108824660
  4. 一起来4399动漫群组 创作专区交流吧
搜 索

我不当蛊师好多年章七 玩脱

作者:澄天来源:www.4399dmw.com更新时间:2018-06-11
  1. 观看模式
    1. 白昼
    2. 深夜
    3. 浅紫
    4. 淡蓝
    5. 藕粉
    6. 雾灰
    7. 米黄
    8. 草绿
    9. 湖绿
  2. 字号设置
    1. 大号
    2. 中号
    3. 小号
  3. 播放样式
    1. 手动观看
    2. 自动播放

  主院厅前已点起了熏笼,我哥还想带我去熏笼前暖暖身子,我被外罩捂得热流一阵阵往头皮窜,赶紧摇头说不用。门口的长辈们不知要折腾多久,我们便站在厅前等候,夏柳给我讲这些天来书院里的趣事,他天资聪慧成绩优异,但又不似我二哥般稳重,净整些幺蛾子,常让书院中的先生头疼不已。夏松则安静地站在一侧,唇角略微勾着,身形笔直得像一棵松。

  不久外面的人便进到了院中,一大拨人在室内坐了坐,我爹简单交代了一下,大意是几日后要和大哥回京师进行汇报,领完赏就回家。说这话时我爹眉飞色舞,看得出心情极好,而我大哥倒是不改平常在外人面前的冷峻神色,不动如山。因为有我爹和世子夏松在,两个姨娘也没胆量说不好听的话。和和气气地聊完一轮下来,大家便各自散去,回屋歇息等待晚上的家宴。

  夏柳想跟我和夏柳一同回内院,被我爹一把拎走,只能远远地朝我挥了挥手。我冲他笑了笑,刚跨出去,不想秋风太冷,脖上、背上的汗被风一刮,激得我打了个喷嚏。

  我身边的夏松脸色一变,不等妆儿反应过来,便上前拉了拉我的外罩,又将我拽到了熏笼前。温度变换得太快,我没忍住又打了个喷嚏。我有些讶异地抬起头,见我大哥满脸紧张。夏萧和夏盏还没走远,正脸色奇怪的看向这边——即使是亲兄妹,这样的举动也未免有些越界。于是我后退一步,轻声道:“哥……”

  “别冷着了。”还没讲完,夏松就又将我拉到熏笼前,眉头轻轻皱起。

  “我没事的。”我轻挣开他的手,便听他又道:“没事?娘说你可是患了风寒。”

  我一愣,万般情绪化为脸上一个无奈的笑,对上他那张堆满忧虑的脸,忍不住踮起脚,凑到他耳边轻声道:“那是骗你的。”

  他脸上表情缓缓凝住,看起来傻乎乎的。我第一次在大哥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来:“那是娘的主意,免得两个庶妹天天扰我。我现在身体不差的。”

  他的表情微妙地变化着,最后绽开一个柔和的笑。这表情在大哥脸上尤其难得,我眯了眯眼睛,回了他一个笑。“走吧。”他道,“大哥送你回屋。”

  我应了一声,让妆儿走在后头,自己牵着夏松的衣袖和他并肩走,虽然相顾无言,但还是让我格外开心。我想起方才让他那么紧张的缘故了——我四岁、他十一岁那年的冬天,那时他还不特别晓事,独自和我在院中玩时没留心,让我在雪堆里受了凉。结果我真的发了十几二十天的重病,连年都是病过去的。后来的事情我已经记不真切了,只记得在那以后大哥都把我当瓷娃娃供着。于他而言,那或许的确是件格外令人心有余悸的事情。

  他送我到门外才停下脚步。我欢欢喜喜地和他告了别,转身进了屋。妆儿在外头帮我掩上门,我脱掉白狐外罩一扔,噔噔噔跑过屏风扑到床上。果然睡觉才是最舒服的。

  照旧,墨洵还是趁我不备,从后面抱住了我。按理来说在我心情好的时候我是不会介意的,但今天反常的是他。他手上的力度比平时重了不少,勒得我的腰格外难受。我挣扎了几下,不满道:“墨洵?你干嘛!”

  他仗着自己个子高,将我拦腰抱起,然后侧躺到床上,将我翻了个面。这个位置令我很紧张,我大半个身子都在床外,若没有他勾在我腰上的那只手,我便会直接滚下去。我抬头看他的脸。他正面无表情的盯着我,若他不笑,眼底的戾气和寒意便浮了上来,让我没由来地打了个冷战。

  “槐儿。”他道,手中撩起我耳边一小束黑发,声音不似平常那般柔和,“洵不大开心。”

  他那双金眸抬起与我对视,瞳仁猛地如蛇般紧缩成一个橄榄形,我仿佛被钉到了原地,浑身泛起鸡皮疙瘩,莫名的强烈恐惧冻住了我的五脏六腑。我头晕目眩,双唇颤抖,四肢也跟着战栗起来。我哆嗦着开口,只挤出几声细碎的呻吟。

  “吾问你。”他两指间夹着我的发,发梢卷在他的指尖上,“这件事苏夫人知道么?”

  “什……”我努力发生,“么……事?”

  他轻笑一声,金黄双眸颜色又鲜艳了几分,看起来妖冶无比。他并没有回答我的打算,只是自顾自喃喃道:“怎么可能不知道。”

  到底什么事?我在心里疑惑着,听他继续说:“那你倒是准备好了?”说完又冷笑了一声,“……吾指,准备好告诉世人了。”

  他说的是我是男子的这件事?我轻点头,便见他脸色又冷了几分,攥着我发丝的手指竟指节发白。这回我真真切切地害怕起来了,什么疑惑全部烟消云散,感觉眼前的人根本不是我认识的墨洵,想逃跑但却又动弹不得。他薄唇微张,“什么时候?”

  “及……”我闭上眼想不去与他对视,战栗却依旧停不下来,“冠……”

  “那样不还需要很久么。”他松开我的头发,扣住我的肩膀稍一用力,内外衣物齐齐滑到肩头下露出大片肌肤,“不如索性在这几年里把你借给吾,像你娘说的那样,等吾腻了,再还回来?”

  他想干什么!

  眼泪刷地涌出了我的眼眶。脑中一片空白,只想从他身边逃开。我攒足力气一挣身子,猛地摔到地上,从后背到臀骨一片钝痛。他仍侧躺在床边,好整以暇地撑着侧脸,“不乐意?”他脸上浮着笑,语气却冰凉至极,“或者,吾把方才那人杀了,如何?”

  方才那人?我努力想了一下,眼睛猛地睁大。眼见他已经从床上爬起了身来,我透支了全身的力气,颤抖地喊道:“别……别杀夏松!别杀……我哥……”

  他动作忽然停住,转过头看我,瞳仁缓缓舒展回原形,我身上无形的禁锢终于被解开,艰难地翻身坐起,趁着沉默回想了一下方才我们俩的对话,越想心越沉,“你是不是……”我犹豫道,“误会了什么。”

  “你哥怎么会帮你披衣服还送你回屋?”他道。

  果然误会了些什么!我深吸一口气,抓住了别的重点,“你怎么知道他帮我披衣服还送我回屋?”

  墨洵:“……”

  “你监视我!”我猛地扑上去,把他压到床上,恶狠狠道,“你还误会我!你还……”方才受的委屈齐齐涌上心头,我眨巴眨巴眼睛,泪水竟大滴大滴地落了下来,“你还,你还凶我——!”

  “对不起,对不起。”他把我的头轻摁进他的颈窝,“吾错了,都是吾的错,好不好?”他一手环住我的腰,另一只手轻拍我的后背。我轻轻地挣扎了一下,又不动了,趴在他身上抽了抽鼻子。

  “吾以为……”他柔声道,抱着我侧躺到床中央,拉好我刚才被他扯开的衣衫,“吾以为你以后,会与那人成亲。”他手指轻梳理开我乱乱的长发,“吾以为,兄弟之间不可能会如此亲近……”

  “你傻吗!”我恨恨道,“我明明有喊他大哥……”

  他低头不语,又将我往他怀里拉了拉。大哥这个称呼有时也的确可以用于非兄弟间的称呼,也难怪他会误会。但是为什么知道了“我要成亲”这件事会让他这么……暴躁?

  “如果我刚才不解释的话,”我又道,“你会把我……怎么样?”

  他把鼻尖埋到我肩上,缓缓睁开眼与我对视,小心翼翼道:“吾……也不知道。”

  ——吾也不知道。如果吾失智了,如果吾伤了你,你会怎么样?吾会有多自责……?

  我被他一句不知道气笑了,忽然翻起旧账来:“之前我几次过问你的身世,你都避而不谈,这回你是不是应该给我解释解释?”我盯着他的眼睛,见他还是没有开口的意思,气鼓鼓地转过身去闭目睡觉。他将额头递到我的后背上,半晌,等我半梦半醒时才听他的声音闷闷地传来。

  “黑蛇族内规矩森严。”他轻声道,语气柔和得仿佛不像是在说自己的事,“吾会是下一任族长的候选人。吾的一生是在吾出生前便被安排好的,何时除掉旁系的那几个族长候选人,何时娶妻继位,一切都被别人掌控着。”他双手抱着我的腰,鼻尖在我背上蹭了蹭,“吾不大喜欢这样。墨临是吾走前抓的,想万一失手了可以拿他来要挟族人。不过幸得贵人相助,这个法子没有用上。……就是这些了。”他一只手绕了过来,不知哪来的一块琥珀糖被他塞进了我口中,甜味缓缓在口腔中散开。

  我沉默地在心中消化了一下这些信息,缓缓转回去,想说些安慰的话,但奈何人生中没有类似的安慰人的经验,所以只能用手轻轻抚了抚他的脑袋。

  “睡吧。”他道,支起上身来,朝我温和地笑了笑,“吾在这里守着。”

  我轻点头,扯起毯子盖到腹部,眯上了眼睛。迷迷糊糊间,感觉眉间有什么温温的东西覆上——墨洵在吻我。心中猛地一震,险些直接跳起来,但却不动如山地装着睡。须臾他的唇离开,身边有人躺下,我再次被带进一个怀抱中。他身上带着的幽香好闻极了,我嗅着那味道,再次缓缓地沉入梦乡。

  1. 0
    +1
  2. 0
    +1
  3. 0
    +1
  4. 0
    +1
  5. 0
    +1
  6. 0
    +1
  7. 0
    +1
  8. 0
    +1
  1. 膜拜作者
  2. 文笔很棒
  3. 剧情精彩
  4. 看不明白
  5. 天雷滚滚
  6. 手滑点赞
  7. 默默路过
  8. 快点更新
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用户提供上传,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立刻联系我们删除,本站不负任何责任;未经本人同意不得转载,转载需要注明出处和作者信息。